Archive

Archive for January, 2010

這一票,無論如何也要投

January 22, 2010 Leave a comment
請緊記,投票不只是公民的責任,更是公民的權利和權力。還記得那天一班人圍著立法會,反對那個充滿問題的高鐵議案,甚至連投贊成票的議員也建議政府押後表決,認為政府強行上馬,對護航的議員不公平,但政府回應仍然冷淡。場外熾熱苦行,場內激烈質詢,政府卻一如以往發動媒體機器,用衝動、激進定義「八十後」,借世代論迴避議案本身的問題,然後說反對的市民只佔少數(反對建高鐵的是少數,很多是反對政府的方案,而有更多的人是沒有意見的沉默大多數),並堅持通過撥款後,才詳細研究改善方案。

於是,市民再一次踏入「政改惡循環」,明知高鐵是有必要興建,但方案內容卻不能接受,本身是不太同意反對人士的行動,也不認同議員的政治手段,而政府一副「過海變神仙」的態度,令我們十分心害,眼見時間不斷流逝,一切一切變得更加無奈。

再次投入惡性循環
一直以來,我們相信當不滿政府的政策,便應該透過任何途徑表達。大家遊行示威、通過投票和寫信給官員去表態。因此,我們聽過蘇守忠的故事、經歷了零三七一和往後的社運抗爭,這些故事很多也失敗收場,政府亦往往把遊行人數打折,甚至無視反對聲音。然而我們應該珍惜反對的機會,因為歷史告訴我們,訴求未必獲得肯定,但施政者日後也會意識到民意的反抗。

我們在高鐵事件希望議員否決動議、要政府公開資料、確切諮詢;我們質疑泛民的五區總辭意義何在;或許你認為反對者行動激進,不認同他們的社會運動,甚至抱怨他們與警方對峙,引起交通不便。不過,若果你有一絲不滿政府的態度,有一點不明白為何政府的方案有這麼多的漏洞(連日輿論太多,不贅),我們又可以、應該做些甚麼?

我們唯有支持五區總辭,在補選中投票。

不投票,成就更無賴的解讀
儘管你未必同意五區總辭的想法,不喜歡泛民解讀五區總辭的方式,但如果不投票,我們就是成就了政府那個更無賴的政治解讀。是的,中央表態公投是違反基本法,投票並沒有任何獲承認的政治意義,但今天我們看到一個迴避市民的政府,我們不是要政府為每一個反對意見妥協,而是正面解釋政策不清楚的地方,確保公幤得到善用。於是,我們唯有投票,就好像明知高鐵方案會獲通過仍要反抗,明知政府會把遊行人數報細,仍然上街遊行。

因為投票是最溫和文明的手法,去告訴這個政府「我不滿你」。只有不能作假的票數可以讓政府不可為民意打折,只有投票可以用數字去警告政府,甚至與中央「溝通」,因為這是我們權力,也是很多內地人民夢寐以求的民主力量。

團派新力量李克強

January 20, 2010 Leave a comment

(刊於《am 730》2009年1月20日)

距離下屆特首選舉尚有兩年,各界已開始競猜誰是第三位特首。但當中央確定了普選會在2017年舉行,其實更值得我們了解的,是將來落手執行香港普選,以至操控著中國崛起的領導人,亦即中央政府的第五代接班人。不,不只是大家耳熟能詳的習近平,還有另一位中央政治新星,胡錦濤的安徽同鄉李克強。

能力關係俱備
李克強畢業於北京大學法律系後,擁有經濟學博士學位,更是中國近20年來最年輕的副總理。他從共青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擢升為河南省省長後,後來更分別擔任河南省及遼寧省的領導。2007年直接成為政治局常委後扶搖直上。2008年當上了國務院副總理,那年他剛好53歲。

李克強在團校時期已經嶄露頭角,那時他不斷邀請李先念、陳雲、薄一波、鄧穎超、彭真等中共大老為學生講解革命歷史,又經常去看望這些老同志。後來擔當河南領導,更顯出其超卓的領導能力。河南省是中國人口最多的省份,多年來飽受戰亂、災荒以及政治運動的困擾,可謂多災多難。即使改革開放之後,它的社經發展也長期落後於大多數省區。2004年,李克強帶領河南省成為中國中西部地區經濟總量最高的省份,人均GDP上升10位,成為全國第18位。因此,李克強的辦事能力深得胡錦濤欣賞。

除此之外,李克強的文字能力與口才也相當了得,文思敏捷,頗有文人氣質,但絕不是書呆子,因為其社交能力更為人稱頌,擔當北大團委書記的年頭,他常和胡啟立、李瑞環等政界名人切磋球技,打通人際網絡,而且脾氣很好,人前人後也不議論別人是非,大概是辦事能力和人際技巧俱備,使他能夠火速上位。

團派太子黨能否合作﹖
香港人對李克強這名字不太熟悉,畢竟他不像習近平一樣有個特別的姓氏,也沒有名氣大如習仲勛的父親,但他也是出身於中共的幹部家庭,父親李奉三在安徽省擔任過不少要職,包括鳳陽縣縣長、蚌埠市中級人民法院院長及地方辦公室副主任;弟弟李克明亦是現任國家煙草專賣局副局長。因此他和習近平絕對算是團派和太子黨的代表人物。無獨有偶,十七大政治局成員中,有不少的家族前輩都和習仲勛一樣響噹噹,這似乎是一種新趨勢。當然,有論者曾分析當今的高幹子弟可分兩類,有些是吃過苦頭,有濃厚的平民氣息,另一種則驕狂傲慢,又急於表現自己,而習近平和李克強則屬於前者,尤其李克強更是做事謹小慎微。整體而言,中國官場對李克強的評價可說是相當不錯。

然而,廣受好評只是迎接挑戰的第一步,位居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顯然會成為溫家寶的接班人。溫總理作風親民,會做實事,上任後評價一直非常之高,人民對李克強的基本期望,大概就是要接好溫家寶的班。和前任班子最大的分別,是習近平和李克強都是經濟、法學的專家,而早前的領導人都是理工科畢業,例如江澤民和朱鎔基均為電機科畢業,而胡溫則是水利、地質的專家,這次中央權力的核心從技術型轉為商法型,並首次出現了博士銜頭的領導人,於正在轉型的中國社會可說是有更深刻的意義。

李克強主理的項目包括發展改革、物價、財政、統計等關乎宏調大局的工作,當中極為重要的是,如何迎接將來動盪不安的經濟環境,這對經濟學博士來說可能不算難事,但更重要的是城市化的問題,要擴大中國內需,保持強勢的發展勢頭和穩定的經濟增長,解放農民的消費能力都是必要程序。要解放九億農民,是龐大的工程,而這正是習李政權面對最大的挑戰。因此,要妥善地接第四代權力核心的班,除了應付十七大強調的反貪腐工作之外,也要面對經濟、民生等各個重大議題,法學及經濟學出身的李克強,如何利用自身的知識,以及長袖善舞的人際技巧,周旋於中南海錯綜複雜的政治世界,與習近平打造出中國的新一頁,將會是整個世界都感興趣的一個政治景觀。

Categories: 香港報紙 Tags: ,

管制網絡政府有責

January 14, 2010 Leave a comment

(刊於《香港商報》2010年 01月 14日)

回顧2009年網絡熱門搜尋字眼,不難發現某幾個陌生的名字,這些名字不會在主流媒體找到,他們只是凡夫俗子,沒有豐功偉績,亦無犯法。他們之所以成為網民搜尋對象,全因他們被「起底」。

「起底」就是網民利用某些網絡足迹,去跟踪一個人的網絡活動,目的是找出此人的個人資料。去年有兩宗比較轟動的「起底」事件,受害人從網誌到地址,從學校紀錄到買樓紀錄都被公諸於世。事主飽受壓力,曾經想過自殺。

然而,這兩宗「起底」不是唯一案例,類似的網絡欺凌事件說穿了是由網民充當法官,沒有正式的調查便自行「公審」,在網絡世界透過公開個人資 料及謾罵,嚴重傷害其他人。當網絡公審活動開始失控,由虛擬的吹水聊天影響到真實生活,隨之而來的問題,就是應否加入若干的社會控制,例如規管互聯網。

內地過去曾多次嘗試在互聯網實行社會控制,例如推行網絡實名制度及要求個人電腦安裝綠壩軟件,均在最后關頭叫停,可見規管互聯網面對巨大壓力。相比之下,香港人對網絡自由更加敏感,因此更多人提倡用教育去減少網絡欺凌。

首先是資訊科技的教育。很多網絡使用者隨意上載個人資料,留下大量網絡腳印,私隱容易外泄。同時,遇到網絡欺凌亦應懂得報警求助;然后是加 強道德教育,讓年輕人明白網絡欺凌的傷害。不過,這些方法都是舊調重彈,一個負責任的政府需要保障市民,以免因為虛擬世界的行為影響現實生活。另一方面, 亦需要為社會提供合適的討論空間,讓公民參與變得完善。因此當網絡自由騷擾了他人的時候,違反了「傷害原則」便應被禁止。要協調互聯網活動,必須考慮社會 控制,當然思考方向是如何避免網絡管制被濫用,以及如何讓市民放心。

舉凡重大案件都涉及大量的保密工作,所以香港警隊處理私隱、保密的事務經驗甚豐,要確立妥善的制度去避免網絡遭到濫用,是輕而易舉的。只是 近來執法機構屢屢傳出泄漏內部機密的新聞,也有執法人員不遵循竊聽程序行事的醜聞,令警隊誠信大減。要踏出協調網絡的第一步,警隊應首先在這方面多做功 夫,重新建立誠信。

另一方面,市民必須明白網絡自由的底線和尊重他人的重要。

的確,網絡管制有可能令網絡自由受到規限,但「古惑天王」因非法上載被拘,警隊已明確告訴市民要為網絡行為負責,網絡管制早已存在,亦必須存在,政府不應對網絡置諸不理。當然網民亦應學懂尊重別人,令執法機構不用介入網絡,開辟「小政府,大網絡」的公民世界。

高鐵事件與公民參與

January 11, 2010 Leave a comment

(刊登於2010年01月11日《蘋果日報》)

剛過去的星期五是立法會財委會就高鐵議案辯論的會議,過千人包圍立法會,表達對政府方案的不滿。近年香港的公民參與十分蓬勃,儘管在公民社會指數中,香港公民社會的整體評分一直不高,但民意政治一直處於高分,市民積極表述,為政府提供很多訴求。

功能組別貶抑公民參與

然而政府多年來對公民參與持抗拒心態, 對市民的表述視之不理,令市民只能透過遊行、示威去表達意見,除了人數成為管治指標,示威訴求往往被忽視或被扭曲,然後墮入惡性循環,政府只當遊行示威是 滋事分子的煽惑,而社運分子也不信任政府。缺乏互信影響了公民社會的效率,也白白浪費了香港的言論自由及市民的汗水。

造成這種現象,表面是政府的 抗拒心態,實則是政府精英管治的結果。曾班子領導政務官團隊,承襲着精英管治的制度,當中包括由專業人士組成的功能組別議會制度,自然不重視公民參與模式 下的專業政策分析。可是這種精英統治的政治制度,正正是公民社會發展其中一個很大的限制,因為它會導致政治不平等的情況,嚴重者會令公民參與貶為民粹主義 運動。

這次高鐵抗爭,新高鐵專家組以充份的數據及仔細的規劃,打造了另一個完善而可行的「錦上路方案」,這展現了香港公民社會發展的長足進步,用理性去影響政策,令人耳目一新。這方案顯然地不是民粹主義,卻仍得不到重視。

問題的癥結是精英管治局限公民社會發展,而要打破局限,就要優化制度,建立公民參與架構,透過制度去強制政府監察(當然不能是監控)與評估公民社會發展,從而採納其倡議的政策。

除了市民參與,以社會資本、互信幫助弱勢社群之外,要發展公民社會必須有一個健全、民主的體制。經過高鐵事件,我們再一次看到公民參與在缺陷制度下如何軟弱,便再一次解釋為何功能組別應該廢除,雙普選必須出現。

陳祖為教授在《社聯政策報》第五期引述公民社會的學者,歸納了幾個公民社會的核心功能,包括:
1. 表述、確立、鞏固一些社會價值;
2. 促進志願參與和互助,而非只依靠政府、專業;
3. 服務提供,解決社會問題;
4. 社會創新,包括創業、領袖、倡議的工作等,站在社會最前線,領導社會發展。

請議員投下有良心的票

這些公民社會的核心功能,由不同的非政府組織、專業聯盟和社會企業努力實踐,而那班「八十後」透過社會運動去建立了一套本土文化的新價值觀。「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那些坐在議事廳,掌握決定權的一班曾經熱血的中年人,是否也應該做成熟的決定,投有良心的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