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香港報紙 > 管制網絡政府有責

管制網絡政府有責

(刊於《香港商報》2010年 01月 14日)

回顧2009年網絡熱門搜尋字眼,不難發現某幾個陌生的名字,這些名字不會在主流媒體找到,他們只是凡夫俗子,沒有豐功偉績,亦無犯法。他們之所以成為網民搜尋對象,全因他們被「起底」。

「起底」就是網民利用某些網絡足迹,去跟踪一個人的網絡活動,目的是找出此人的個人資料。去年有兩宗比較轟動的「起底」事件,受害人從網誌到地址,從學校紀錄到買樓紀錄都被公諸於世。事主飽受壓力,曾經想過自殺。

然而,這兩宗「起底」不是唯一案例,類似的網絡欺凌事件說穿了是由網民充當法官,沒有正式的調查便自行「公審」,在網絡世界透過公開個人資 料及謾罵,嚴重傷害其他人。當網絡公審活動開始失控,由虛擬的吹水聊天影響到真實生活,隨之而來的問題,就是應否加入若干的社會控制,例如規管互聯網。

內地過去曾多次嘗試在互聯網實行社會控制,例如推行網絡實名制度及要求個人電腦安裝綠壩軟件,均在最后關頭叫停,可見規管互聯網面對巨大壓力。相比之下,香港人對網絡自由更加敏感,因此更多人提倡用教育去減少網絡欺凌。

首先是資訊科技的教育。很多網絡使用者隨意上載個人資料,留下大量網絡腳印,私隱容易外泄。同時,遇到網絡欺凌亦應懂得報警求助;然后是加 強道德教育,讓年輕人明白網絡欺凌的傷害。不過,這些方法都是舊調重彈,一個負責任的政府需要保障市民,以免因為虛擬世界的行為影響現實生活。另一方面, 亦需要為社會提供合適的討論空間,讓公民參與變得完善。因此當網絡自由騷擾了他人的時候,違反了「傷害原則」便應被禁止。要協調互聯網活動,必須考慮社會 控制,當然思考方向是如何避免網絡管制被濫用,以及如何讓市民放心。

舉凡重大案件都涉及大量的保密工作,所以香港警隊處理私隱、保密的事務經驗甚豐,要確立妥善的制度去避免網絡遭到濫用,是輕而易舉的。只是 近來執法機構屢屢傳出泄漏內部機密的新聞,也有執法人員不遵循竊聽程序行事的醜聞,令警隊誠信大減。要踏出協調網絡的第一步,警隊應首先在這方面多做功 夫,重新建立誠信。

另一方面,市民必須明白網絡自由的底線和尊重他人的重要。

的確,網絡管制有可能令網絡自由受到規限,但「古惑天王」因非法上載被拘,警隊已明確告訴市民要為網絡行為負責,網絡管制早已存在,亦必須存在,政府不應對網絡置諸不理。當然網民亦應學懂尊重別人,令執法機構不用介入網絡,開辟「小政府,大網絡」的公民世界。

Advertisements
  1. No comments yet.
  1. No trackback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