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香港報紙 > 街頭音樂有着落

街頭音樂有着落

(刊登於《都市日報》2010年4月14日)

不管是否動聽,只要能夠發聲,就可以奏出音樂。唱歌是人類原始的技能,無論是在家中的浴室,或者是四面都坐着觀眾的表演台,歌者也是靠着振動那根脆弱的聲帶,感動萬千心靈。如果說建築是凝固的音樂,倒不如說音樂是流動的居所,讓無數的音樂工作者倍感親切,甚至以此為業,花上一生的時間去建設自己的心靈棲息地。

迪子是八十後港女,若果用娛樂圈的講法,是一位唱作型歌手。她除了自彈自唱,還會自己寫曲填詞,而且不甘困於位處工廠大廈的音樂室,自資推出了一張個人唱片,對她來說音樂不是為了賺錢,而是一種經歷。「如果可以和唱片公司合作發行,推廣自己的作品當然是最好。不過即使沒有這個機會,都可以為自己的人生多添一段經歷和回憶。」迪子有自己的正職,音樂不是她營生的工具,所以她可以在沒有壓力的環境下,玩自己喜愛的音樂。

由街頭走到舞台
「二十多年前,我到了英國的Covent Garden,那兒在過去百幾年成就了很多音樂人。環顧世界,日本、澳洲都有這類的地方,那麼香港是否應該有影響華人音樂市場的音樂街?」街頭音樂組織 Wholala發起人Cleo認為,街頭音樂雖然給人低層次的印象,但可以很容易接觸到公眾,所以是重要的音樂發放地。2001年,赤柱有了第一條音樂街,那個牌照是Cleo努力爭取的成果。

有了地盤便吸引到商業。樂壇的音樂人會在音樂街尋找新人,而音樂街的表演單位則從中找到商機,甚至出唱片、賺取生活費。音樂街的第一代唱作人A-dAY是一個二人組合,當年在赤柱街頭自彈自唱拍MV,他們表示街頭是互動的場所,若果你的歌不動聽,很快觀眾就會散去。後來,兩人憑自家創作的歌曲贏了C.A.S.H.流行曲創作大賽冠軍,稍後甚至辭去工作,靠音樂謀生。雖然簽了唱片,上過電視,出過紅館騷,但A-dAY沒有忘記他們仍舊是「街頭音樂戰士」。

數碼音樂新模式
「香港音樂匯展」是亞洲區內獨特的國際化音樂商貿盛會,為業界提供拓展商機的平台,也探討音樂業的前景,今年已是第五屆。這屆的主題緊扣科技發展,例如音樂界結合科技的發展新出路、唱片業界如何在困境下生存。

科技改變了人們的生活習慣,也顛覆了我們消費音樂的方法。數碼音樂是指實體唱片以外的銷售音樂方法,例如點播、下載、手機鈴聲。其中可以自己設定的播放清單,讓年輕人可以視乎自己的心情,播放想聽的音樂。

業界一方面思考如何在惡劣的營商環境下繼續苟延殘喘,另一方面希望新一代可以確立尊重版權的價值觀,但他們的願望可否成真?大概也是一個謎。

香港電台電視部製作《E+新國度》第五集「音.樂在其中」, 4月14日(星期三),晚上7時,於亞洲電視本港台播映;香港電台網上廣播站tv.rthk.org.hk視像直播及提供重温。

Advertisements
  1. No comments yet.
  1. No trackback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