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August, 2010

配合人口政策發展社企

August 10, 2010 Leave a comment

配合人口政策發展社企

(刊登於《香港商報》2010年8月10日)

統計處日前發表30年期的人口數據,處長馮興宏指出,隨著人均壽命提高,退休年齡可考慮延遲5年,藉此為香港提供超過一成的社會生產力,使長者運用其經驗,成為社會珍貴的人力資源。不過,筆者認為延遲退休年齡並非明智。

去年社會最激烈的論述是世代之爭,當中公認的論點是社會流動停滯,部分原因是年長的人「霸佔」其位而不退休,令年輕人未能上位。若果把退休年齡再延遲5年,年輕人便更難升遷至管理階層。長遠而言,只會加劇社會青黃不接的情況。至於勞動階層,超過退休年齡仍繼續工作的,都是仍然背著家庭負擔的市民,例如早前在小巴中暑身亡的老司機。延遲退休年齡的確可以令這類市民名正言順地繼續工作,但這又是否我們社會樂見的情況?

更實際的問題是,社會勞動力根本過剩,自願退休年齡越來越早,很多四、五十歲的市民已嘗過「肥雞餐」。不少人中年失業,唯有投身保安、清潔工等低技術工作,令人懷疑勞動市場是否真的需要老年勞動力。

在大企業身居要職的老臣子,或許樂意遲點退下來;但從小市民的角度,延遲法定退休年齡似乎令生活更艱難。體力勞動階層的價值隨著年紀而遞減,即使僥倖未被解僱,也可能被減薪至難以生活,又或者到了百病叢生的階段,他們不是希望可以繼續捱下去,而是快點退休拿回強積金,然後節儉地渡過餘生。

於是乎,延遲退休年齡並非有利社會。對年輕人來說,向上流動變得更難;對低技術勞工來說,距離拿回強積金、申請生果金的日子更遙遠;對整體社會來說,世代之爭加劇、年輕勞動力缺少發展機會,間接窒礙了社會的發展。

筆者曾撰文《去哥本哈根不如發展社企》(《香港商報》2009年12月23日論壇版),指社會企業能夠令弱勢社群自力更生,其實這種社會資本,亦可配合人口政策,讓老年人貢獻社會。坊間早已有不少社會企業,為環保、家庭保護、社會公義等議題工作,然而發展相當緩慢。若果那些有豐富經驗的退休人士,可以在社企界展開人生下半場,貢獻經驗、勞動力和資金,相信會為香港的社企帶來強大的動力。

另一方面,退休後參與社會企業,亦可為市民帶來好處。上一代的家庭經濟支柱,不少把一生獻給家庭,從未談及人生目標,退休後容易感到生活苦悶,既沒有金錢消費娛樂,又發覺與時代脫節,參加社會企業便可以讓他們重拾人生方向。雖然社企的工資未必豐厚,但卻是重要的生活津貼,變相減低了政府的負擔,這才是真正促進社會和諧。

配合人口政策發展社會企業,可為社會帶來正面影響,而統計處的資料,正正顯示政府需要盡快設計社企的發展藍圖。

Advertisements

Facebook可以突破網絡動員樽頸?

August 3, 2010 Leave a comment

觀乎今日香港的社會運動,從網絡走出來的網民越來越多,不再只有獨立媒體一類的團體,例如星屑醫生便從博客成為城市論壇常客。網絡動員可以聚集不同階層的人,港台節目《數碼起義:公民新力量》指出,他們可以是社會運動的新面孔,但這些群組的連結相對薄弱,當議題告一段落網民容易人間蒸發,這種動員方式雖然充滿彈性,但始終欠缺系統。

Facebook在香港的網絡動員佔重要位置,而它牽頭的網絡3.0,或許正為網絡群組欠缺持久發展提供了解決方法。網絡3.0最簡單的構圖是這樣的:

農夫和技術人員在同一個網站鍵入「蘋果」,前者取得關於耕種蘋果的情報,後者看到蘋果電腦最新一季的價目表。

這種網絡世界高度個人化,一方面衍生了私隱問題,另一方面則可能改變網絡動員的可能性。

現時網絡動員未能維持長久關係,主因是資訊太多。例如今天我參加了支持最低工資群組,即使這個群組有更新消息,但由於我的朋友太多,他們分享的其他資訊令我看不到群組更新,雖然我仍關注最低工資這議題,但不會重返這個群組。然而,當社交網站知道我對這議題相當關心,便會不斷把相關新聞、群組的更新,甚至包括我沒有參加但性質相同的群組,放在當眼位置。因此,不但群組內會員的關係變得緊密,連群組間的連結也變得更強。

如果把這個猜想逆向思考,一個群組亦可以看到最活躍會員的消息,這相當有利於鞏固會員的忠誠度,舉個例,假設工聯會發現很多支持者其實都反對堅守時薪三十三元,它便可以自行計算退守的空間,變相對自己的籌碼更加認識。

當然,以上假設完全忽略了個人私隱的因素。可是我認為私隱因素影響不大,因為政治立場並非很敏感的資料,網民都樂意分享。因此,如果Facebook改革網絡真的成功了,不但會立即改變網上行銷模式,更可以令網絡群組真正緊密起來,幫助網絡公民社會的發展。這是任何政黨和團體都需要留意的趨勢,因為當網絡進入以人為本的年代,類似的改變只是剛剛開始。

沒有私隱的年代

August 2, 2010 1 comment

(刊登於《香港商報》2010年8月2日)

當年八達通推出市面,香港曾有過反八達通大聯盟,其中一個反八達通的理據,是八達通公司為什麼要扣起50元按金。多年來,好像從來沒有人透露過八達通公司因而賺取多少錢,反八達通的聲音越來越小。然而,曾經出現「易辦事事件」的八達通公司,現在連誠信也出了問題,難怪這次的販賣個人資料事件惹起公憤。

八達通不是唯一獲取過多客戶資料的公司,在香港申請、使用很多服務,都奇怪地需要一些額外的資料,這些資料明顯是不需要的。例如學生去「K房」唱歌,不知為何要出示身份證登記,而不能用學生證代替。筆者也肯定不只八達通一家販賣客戶資料,試想香港人經常收到銷售電話,對方總能夠說出你的姓名,但你從未光顧過。這類厭惡的電話明顯源自某些公司販賣客戶資料,只是八達通公司東窗事發,還要前言不對後語,企圖開脫責任,自然成為眾矢之的。

更重要的,是八達通已成為很多人生活的必備工具,諸如屋苑出入登記、自動增值服務,市民都要或主動或被迫地使用,於是問題便升級至另一個層次,八達通公司肩負的企業責任應該比一般公司稍多。何況它掌握的不只是個人資料,還有市民的消費習慣,有輿論甚至指出,憑藉這些資料有機會拼湊個人行蹤。

幸好這次事件得到社會正視、私隱專員和議員的跟進,但若侵權的是網絡世界巨頭,實體是一家遠在美國的公司,又有誰為我們申訴?

Facebook大行其道以來,其私隱保密技術一直為人詬病,但我們一樣照用可也,而且越用越上癮。該網站複雜的私隱設定,讓很多人的個人資料任意公開,這還可以說是用家自討苦吃,但Facebook的網絡世界發展藍圖,進一步紀錄網民習慣,這便是魔鬼的誕生了。它的目標是打造高度個人化的網絡世界。

假設有兩個人在網站輸入蘋果,農民用家便會找到耕作資訊,而技術人員便會找到科技產品目錄。現在廣受歡迎的贊好(Like)功能,其實正正就是收集網民喜愛資訊的工具。經過數據統計,系統便能清楚分析你的興趣、成長背景、消費力階層等,然後Facebook使用和八達通公司一樣的理由,以合約的形式把用戶資料轉售給夥伴網站,讓用戶到夥伴網站時可以得到更加個人化的資訊。這表面是方便了我們消費,但實際上嚴重幹預個人生活,尤其網站掌握的不只是網絡公開的生活足印,還有用家之間的私密交流資訊。

私隱專員如何處理八達通事件固然是關鍵,但筆者更希望市民藉這次事件開始思考個人私隱的重要。一直以來,大家雖然對各項服務苛索個人資料反感,但也經常無奈接受。溫水煮蛙容易令人失去警覺,使警訊案例不斷在現實重演。

筆者不是勸各位停用Facebook,而是應在有主動控制權的情況下,盡力保障自己的私密資料,畢竟我們已進入了沒有私隱的年代,稍有鬆懈構成的後果,往往難以估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