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網上評論 > Facebook可以突破網絡動員樽頸?

Facebook可以突破網絡動員樽頸?

觀乎今日香港的社會運動,從網絡走出來的網民越來越多,不再只有獨立媒體一類的團體,例如星屑醫生便從博客成為城市論壇常客。網絡動員可以聚集不同階層的人,港台節目《數碼起義:公民新力量》指出,他們可以是社會運動的新面孔,但這些群組的連結相對薄弱,當議題告一段落網民容易人間蒸發,這種動員方式雖然充滿彈性,但始終欠缺系統。

Facebook在香港的網絡動員佔重要位置,而它牽頭的網絡3.0,或許正為網絡群組欠缺持久發展提供了解決方法。網絡3.0最簡單的構圖是這樣的:

農夫和技術人員在同一個網站鍵入「蘋果」,前者取得關於耕種蘋果的情報,後者看到蘋果電腦最新一季的價目表。

這種網絡世界高度個人化,一方面衍生了私隱問題,另一方面則可能改變網絡動員的可能性。

現時網絡動員未能維持長久關係,主因是資訊太多。例如今天我參加了支持最低工資群組,即使這個群組有更新消息,但由於我的朋友太多,他們分享的其他資訊令我看不到群組更新,雖然我仍關注最低工資這議題,但不會重返這個群組。然而,當社交網站知道我對這議題相當關心,便會不斷把相關新聞、群組的更新,甚至包括我沒有參加但性質相同的群組,放在當眼位置。因此,不但群組內會員的關係變得緊密,連群組間的連結也變得更強。

如果把這個猜想逆向思考,一個群組亦可以看到最活躍會員的消息,這相當有利於鞏固會員的忠誠度,舉個例,假設工聯會發現很多支持者其實都反對堅守時薪三十三元,它便可以自行計算退守的空間,變相對自己的籌碼更加認識。

當然,以上假設完全忽略了個人私隱的因素。可是我認為私隱因素影響不大,因為政治立場並非很敏感的資料,網民都樂意分享。因此,如果Facebook改革網絡真的成功了,不但會立即改變網上行銷模式,更可以令網絡群組真正緊密起來,幫助網絡公民社會的發展。這是任何政黨和團體都需要留意的趨勢,因為當網絡進入以人為本的年代,類似的改變只是剛剛開始。

Advertisements
  1. No comments yet.
  1. No trackback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