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網上評論 > 中產的發聲練習──步出沉默

中產的發聲練習──步出沉默

政府財政預算案公布在即,這個季節的香港都是千瘡百孔,草根階層收入應付不到高漲物價,中產階級一如以往被政府剝削,高收入人士則不用發聲,因為政府不敢動他們的汗毛。然後是政府要審慎理財,所以不會派糖,只是如常思考整頓稅制,當然最後就會不了了之。事實上,雖然香港經濟似有復甦,但社會氣氛還是死氣沉沉,中產怨氣一直不低,林貢欽於BBC中文網投稿《香港中產階級需要自己的代言人》,指出香港中產得不到政府照顧,需要有自己的政治代言人,關注這群為香港默默耕耘的中堅,的確點出事實。可是,文章把中產的苦況解讀為支持功能組別的理據,又以社會民粹當道來論證香港的衰亡不遠,筆者認為值得商榷。

誠如林先生所言,中產需要醫療保障、教育資助,他們也該有妥善的退休計劃,而中小企則應有良好的營商環境。政府多年來提出的政策,不少和上述幾項關係密切,但中產得不到照顧,議員也未能為民請命,這是政府政策庸碌而政客無力履行競選承諾。如果問題只是政策在中產與草根階層角力,政客倒是容易處理,因為在不同議案幫助各階層選民,對各家都有交待。可是,政府近年推出的政策問題多多,即使是表面上受惠的草根階層,政策也幫不了多少。舉例說,醫療保險的「受惠者」不包括門診,亦會限制使用的藥物;香港的教育政策由母語教學到副學士,也是一視同仁地誤人子弟。政客不是只幫草根階層,而是若拿他們的個案也改變不了官員的想法,以中產作例子則更沒有說服力,畢竟草根階層不是不用交稅,而是他們「享受」了政府福利後,仍不足以應付生活,他們還是沒有能力交稅。因此,不應把草根和中產對立。

如果打中產旗號招徠的政黨政客,要了中產的票,卻沒有為中產謀福利,那麼功能組別的議員又會有怎樣的分別?他們可不是中產投票選出,其選民數量與議席權力固然不成比例,選民的投票也有團體票和個人票之分,如果政客會為選票而犧牲某些選民,中產也是他們不錯的選擇,委任議員更理所當然地效忠政府。我們看看因分組點票機制而被功能組別否定的議案,其中出現了幾次的公平競爭法,是為中小企改善生存環境的法案。再者,若果要求政府分配資源要公平,總不能另一邊廂捍衛最不公平的功能組別議制吧。然而,真正服務中產的議席確實處於真空狀態,所以近來冒起了幾位專攻中產的獨立議員,還有新政黨如新民黨、經濟動力,筆者絕對認同沉默的中產應該站起來,用雪亮的眼睛為他們打分。

由是觀之,政府推出的政策質素欠佳才是問題核心,其理財哲學亦為人詬病。林先生提到的高鐵和亞運,兩個項目都牽涉巨額款項,民間組織批評政府的高鐵方案,是經過詳細的資料搜集,當中有專家參與,能夠隨時和官員辯論;至於申辦亞運議案,政府所宣揚的推動體育發展、有利國際形象都是虛無飄渺,難以用霎時感動去說服議員通過方案。社會有權力問清楚公帑是否用得其所,有根據的質詢是公民參與而非民粹主義,反而確保中產繳的稅沒有白花,就算要感到羞恥,也該是被問得面紅耳熱的政府。筆者認為,根本的問題是政府施政千瘡百孔,上述所論並非把所有問題推卸到官員身上,而是整個決策思維出了問題,這些很多評論前輩已經常談及,在此不贅。話說回來,市民參與政治正是公民社會一個特徵,也多得社會不同的聲音,政府才不能強硬通過無道無能的政策,要聆聽市民意見。其實這正告訴沉默的中產,是時候站起來,因為要真正的維持穩定,必先時刻監策政府的質素,否則當反對的人都被滅音,而你變成被強拍逼遷的主角時,便再沒有人站在你的身邊。

Advertisements
  1. No comments yet.
  1. No trackback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