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uthor Archive

「披露易」遭到駭客入侵

October 1, 2011 Leave a comment

(文章刊於十月份《滬港經濟雜誌》,下文乃原文版本。)

香港交易所輆下網站「披露易」遭到駭客入侵。八月十日開始,「披露易」連續三天受到海外個人電腦干擾,惡意製造大量流量,令系統因過於繁忙而癱瘓。這個由港交所設立的網站,讓發行人、上市公司主要股東、董事分別按相關條例向公眾披露資訊,同時也是香港交易所發出有關監管主板及創業板上市公司訊息的渠道,例如除牌程序及停牌公司的報告便是由它去發放。

這個系統是為了令投資大眾更方便用網絡瀏覽、查找發行人資訊,進一步提升市場發佈這類資訊的整體表現及服務水平。據港交所發言人的說法,後來被拘捕的駭客並沒有成功攻擊交易系統,數據庫的資料亦沒有被改動過。不過港交所當時為公平起見,停止買賣七隻股票及其牛熊證、窩輪等衍生工具。一眾炒賣「即日鮮」的投機人士要冒著很大風險持貨過夜,一旦隔日股市低開,便會招致極大虧損。可以想像,市場普遍不滿港交所因網頁故障而停止交易的做法。

眾所周知,國防部、交易所、銀行的電腦網絡是常常遭受攻擊的系統,它們每分每秒都被試探,系統安全一旦做得不好,便會引起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當然,再完善的系統都會有被攻破的一天。今年一月,歐盟的碳排放交易所受到駭客入侵,竊取價值三千萬歐元的碳排放額度,交易所要停市一天以堵塞漏洞;二月,美國納斯達克交易所的企業董事會文件儲存系統亦告失守,需要司法部門介入調查。其實,值得關注的不是如何打造為交易系統打造銅牆鐵壁,而是當問題發生後,應該如何善後。

這次港交所最令人驚奇的,是種種不合理的善後機制。舉例說,事情發生後大家立即問,為何不能啟動後備系統,而要直接停牌?港交所的答案竟然是後備系統和主要系統相同,因此啟動後備系統,並不能即時解決問題。相比港交所的主交易系統,「披露易」的重要性自然有所不及,不過當它的故障能夠影響市場的實際買賣,便不能掉以輕心。香港立法會議員莫乃光認為,交易所的資訊比較敏感,往往不會公開相關系統的保安資料,但這次事件顯出黑客所知已足夠為所欲為,要挽回公眾的信心,交易所必須向公眾披露更多資訊。

港交所當然明白這次事件對其形像,以至將來發展有深遠影響。於是在九月旋即宣佈設立新的公告板,即使「披露易」將來再受干擾而停止服務,也會有新的停牌安排,例如若公告是投資者預先知悉的業績公告,則證券交易毋須停牌;至於如果等待刊發的資料屬突發、敏感,則須要停牌。港交所表示,甚至會研究是否需要改動現行的停牌政策。其實,金融市場是香港的命脈所在,精英如雲,我們從來不用擔心相關人士的能力,只是要做到杜絕微小的疏忽,確保交易系統的長期穩健,則絕對是一項艱鉅的挑戰。

Advertisements

滿途荊棘和解路

July 13, 2011 Leave a comment

(文章刊於《am730》2011年7月13日)

編按:甚麼叫空降呢?泰國的新總理英祿,就在最近的泰國大選表演了一次給我們看。沒有任何政治實績支持,靠著清新形象,以及哥哥他信的威望,讓她一下子上到泰國政壇的最高位。新人上場,當然大家會有所期望,但大家也不要忘記,當年阿披實上台,也是清新形象,俊朗面孔,但結果直到落台之日,大家都沒知道他幹過甚麼。

今天的英祿,上台後面對的不單是民眾,還有泰國的軍方,以及泰皇。由於歷史原因,泰國的軍方,往往成為草根和中產兩大對立勢力以外,作出平衡的第三勢力。今天的英祿,雖然得到軍方支持,但在往後日子,如何取得軍方高層的認可,如何與中產和解,肯定是最大挑戰。路,還是滿途荊棘。

泰國出現首位女總理,本身已極具話題,但這個女總理是前總理他信的妹妹,而其政治履歷竟然是白紙一張,令接下來的泰國局勢相當值得細味。

年輕美女總理的來歷
還記得二○○六年九月,泰國發起過一場軍事政變,軍隊趁時任總理他信赴美會議期間,組成臨時政府,全權接管泰國內外事務的政權。此後泰國一直動蕩不安,既有軍隊逼宮,亦有民眾發起的大型抗爭,使沙馬和頌猜兩個總理先後下台。時至今日,泰國的政治局勢轉趨穩定,軍方深知頻繁的政變越來越不討好,所以當七月三日英祿經選舉成為泰國第39任總理,國防部長翁素萬(Prawit Wongsuwan)隨即接受選舉結果,有指是換取國防部長由軍方屬意的人擔當。無論這是否屬實,隨著阿披實辭去民主黨黨魁一職,泰國政府再次換班已成既定事實。

雖然抱著「他信的妹妹」這個身份,四十四歲的英祿可說是突然跑到泰國政壇的。她畢業於泰國清邁大學政治學系,後於美國肯塔基州立大學取得了政治學碩士資格,早年在他信名下的企業實習,慢慢成為公司總裁,後來轉戰房地產市場,是個行事低調但精明的企業家。今年五月,為泰黨推舉英祿參選,她才開始為人認識。英祿擁有討好的外表,而且談吐得體,她的競選策略是凸顯其女性優勢,以年輕和活力去吸納選民的支持。雖然大家對她的政治背景相當陌生,但她在為泰黨嶄露頭角之時,處處打著他信思想的旗幟,可謂繼承著他的政治衣缽,於是分析一面倒相信英祿會走著他信路線。雖然他信下台多年,但他們的關係對選情仍有重要影響。

說起來他信流亡海外已近五年,不過到今天談及泰國政局,還是離不開這名因為貪污而被驅逐出境、原籍潮汕客家的前任總理。泰國有七成以上的選民是草根階層,而他信一貫的政策均著重這些低下階層,為他們帶來各種政策優惠,所以他信及其勢力常在選舉獲勝,例如沙馬、頌猜和英祿;這種優惠基層的政策,確實令富裕階層利益受損,雖然由中產及富人組成的中上層階級只有三成選票,但手握社會八成的財富,可想而知他們對社會、經濟有多大的影響力,所以由民主黨牽頭的反對勢力掌控著巨大政治資源,並在二○○六年驚天動地的政變後,逐漸進軍泰國總理府。

泰國政治與軍人從來密不可分
泰國近六年內換了六個總理,要稍為理解如此不穩的政治局勢,需要先理順軍方的關鍵角色。泰國本是君主國,一九二八年由受過西方教育的知識分子及軍人組成了人民黨,並於四年後借助軍方力量把泰國改革成君主立憲國。到了一九四六年,人民獲得合法的組黨權,掀起了一個組黨潮,今天泰國民主黨的前身進步黨就是在那個年頭成立的。從此以後,泰國便步入由官僚及軍人主導的政黨政治時代。

當時泰國有大量尚未發展成熟的小型政黨,亦有開放的選舉制度,不過選舉結果過於分散,沒有政黨可以取得過半數的議席,於是經常要由三數個政黨合組聯合政府,亦因此沒有政黨有權擔任總理一職。正是如此,總理的要務便由軍人擔當。為了穩住權力,軍方充份利用冷戰的時代背景,以國家安全及防止共產主義散布為理由,嚴格限制著泰國人的言論、集會自由;他們更不願意把權力交給別人,於是常藉詞政治人物貪污腐敗,發動軍事政變及解散國會。直至廷素拉暖(Prem Tinsulanonda)於一九八○年展開其八年管治,泰國才進入文武共治的半民主時代。

廷素拉暖於一九八八年把政權移交,民主政治制度慢慢開放,社會各種勢力開始企圖影響政治,商界和政界結盟令貪腐變得相當嚴重,這種官商勾結卻正正促進了泰國的經濟發展,因為官僚收受政治獻金,同時為很多建設開綠燈,加快了社會發展。一九九一年軍方再次以貪污為由,發動軍事政變,但民眾已厭倦這類政治鬥爭,政變持續一年左右便終止。然後在推翻他信之前,軍方就再沒有大型的政治行動。

崇尚和平理性的香港人可能難以接受軍方長期以政變「逼宮」,但泰國大眾黨前任領導阿內克(Anek Laothamatas)卻認為泰國軍事支配政治,正是要平衡中產階級和農民階級兩大政治力量的衝突,而非否定民主的社會力量。軍方一直是泰國政治的關鍵角色,加上近年軍隊相當活躍,所以英祿當選後的首要任務,就是和國防部長會面,以獲取軍方的政治授權。

滿途荊棘和解路
英祿奪得總理寶座,只是漫長旅途的開始。不要忘記他信的親信沙馬和頌猜都靠著選舉短暫地做過總理一職,可是反對黨從不放棄任何攻擊機會,例如揭發沙馬曾任民營電視台的受薪烹飪節目主持人,違反泰國憲法,借法院之手解除了其總理職務;頌猜則被泰國憲法法庭裁定在選舉中舞弊,總理資格被褫奪,並喪失參選權利五年。說到這裡,如果大家留意這班人的政黨背景,可能會問他信(泰愛泰黨)、沙馬和頌猜(人民力量黨)、英祿(為泰黨)分別屬於不同政黨,何以關係如此密切?

他信經營電信生意出身,一九九八年創立泰愛泰黨,並帶領該黨在二○○一年大選中取得半數議會席位,成為總理。他倒台之後,泰愛泰黨亦遭法庭勒令解散,原因是選舉舞弊。樹倒猢孫散,有些泰愛泰黨的議員投奔政治力量較弱的人民力量黨,外界甚至認為人民力量黨在二○○六年後已成為泰愛泰黨的化身,不過當頌猜被褫奪總理資格後,人民力量黨亦隨之解散。人民力量黨的勢力很快便重組,以為泰黨的面貌粉墨登場,而這正是英祿所屬的政黨。於是,我們可以理解為何英祿在總理選戰中,可以公然地借用他信的政治力量。

當我們理順了這段政黨恩怨後,不難分析出英祿面對的幾個挑戰。首先必然是她和他信關係過於深入民心,即使英祿堅定否認自己是他信的傀儡,相信民眾亦會先入為主。畢竟英祿在參選期間動之以情,不但呼籲支持他信的選民,把選票投給「他的妹妹」,甚至打出「他信非常想念泰國,希望支持者的呼聲可以傳到身在杜拜的他信耳中」這類感情牌;政策方面,為泰黨所主張的提高最低工資和寬鬆經濟政策,更是和他信的施政理念一脈相承。成也他信,敗也他信,哥哥蟄伏已久,明顯有強烈的出山念頭,其一舉一動均可以對英祿有很大影響,假設他回國,泰國會否發生暴動?

在反對黨虎視耽耽、軍方心意難測的處境,英祿始終是個政治新丁,而為泰黨所倡議的經濟政策雖然可以籠絡民心,但會令通脹升溫、債務提高,亦有可能惡化泰國的就業市場。有指阿披實於選戰落敗是因為形象冷漠,他本身是牛津大學經濟學碩士,但政績平平,未能改善泰國經濟發展;又缺乏政治視野,例如以雙重標準處理紅衫軍(親他信)和黃衫軍(親反對黨)的政治活動。英祿能否實際應用她的政治學知識,以及解決黨主張的經濟政策所衍生之潛在問題,將是另一個熨手山芋。

泰國自他信流亡海外一直陷於內耗,草根及中產兩股力量互不妥協,民眾亦不樂見到軍方再發起任何政變,長期的政治不穩嚴重影響著泰國的發展,民眾的生活只會更差。因此,一直強調著長袖善舞、擅於溝通的性別優勢,配合軍方不便干預的天時、社會急需和解使者的地利,以及他信擁有龐大數量支持者的人和,是英祿能夠勝出的最關鍵因素。

英祿所面對的挑戰恰恰是她能夠擊敗阿披實的原因,民眾對這位新鮮的政治領袖充滿期望。若果英祿順利推動社會和解,如願解決民眾最關注的民生和經濟問題,不但能夠成為泰國歷史上一個重要的政治人物,反過來亦會為他信帶來難以估量的影響力。然而,有很多政治領袖也是挾著清新年輕的形象贏得民心,例如阿披實上台之時也是打著年輕和英俊的招牌,他們最後也未能創出一番成就。故此,英祿這名政治新丁最令人懷疑和擔心的,還是她是否具有如此強的執政能力,去迎接這項極為艱難的和解任務。

 

文:何子豪@Roundtable
(META 執行總編輯,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碩士生)

策劃:沈旭暉、甘文鋒@Roundtable IRRA

Categories: 香港報紙 Tags: , , , ,

內地孕婦產子問題

June 1, 2011 Leave a comment

(文章刊於六月份《滬港經濟雜誌》,下文乃原文版本。)

近年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數量大增,嬰兒可享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對不少內地居民來說當然具吸引力,另一邊廂,香港出生率全球最低,每一千人只有不足八個新生嬰孩,而平均壽命則位居全球第二,社會人口結構失衡,內地孕婦帶來的新生命,正正幫助了香港紓解人口結構這潛在炸彈。

可是,內地孕婦越來越多,令公私營醫療體系出現危機,去年父母均來自內地、卻在港出生的嬰兒數量多達三萬二千名,佔整體出生人數三成六,使公立醫院產科應接不暇;私營醫院因此而門庭若市,有「生仔醫院」之稱的浸會醫院過往曾發生初生嬰兒骨折及孕婦產後死亡,該院去年有一萬二千多名嬰兒出生,由五名駐院專科醫生負責約八成個案,其餘由掛單的私家醫生接收。浸會醫院的產子個案比其他私立醫院多出一倍,輿論紛紛質疑其服務質素,加上私立醫院設備並不足夠,例如沒有初生嬰兒深切治療床位,當嬰兒出現緊急狀況,往往需要送交公立醫院,而公立醫院長期爆滿,是否可以及時應對,使嬰兒得到適切治療,也是未知之數。更重要的是,產子個案過多甚至影響了本地孕婦的床位供應,情況令人相當憂慮。

追根溯源,內地孕婦的問題源於政府過於信賴自由市場,沒有規管及幫助醫療體系,除了大量產子個案令公立醫院吃不消,私營醫院亦不斷向公立醫院挖角,變相使公立醫院婦產科人手更不足,雪上加霜。另外,內地孕婦帶來的新生命,正解決了香港的人口結構困境。據政府統計署預測,約二十年後香港六十五歲以上的人口將達四分一,十五至六十四歲人口不足六成半。六十五歲是香港的法定退休年齡,換句話說,社會要應付接近三分一人口的福利開支,可以預期這將成為沉重的社會負擔。然而,內地產子個案激增帶動,令香港嬰兒出生數字在七年間從四萬六千多名上升至八萬二千多名,增幅接近一倍。

明顯地,內地孕婦來港產子對香港是一柄雙刄劍,一方面解決了社會長遠結構隱憂,另一方面卻引發當前醫療資源分配的爭論。有見及此,特區政府公布對策,例如讓本地產婦優先得到婦產科床位、增聘護士紓解人手不足、提高婦產科收費,亦會考慮維持公立醫院不接收父母均非香港人的產子個案。政府未有進一步定立每年的內地產子個案接收量,是由於要考慮不同年份的出生率,以此取得平衡,既可保障本地孕婦福利,又可以穩定社會發展,並確保醫療體系運作正常。

隨著內地人民生活條件改善,可以預期來港產子的人數會越來越多,單從增聘人手及提高收費等方面著手只是治標之法,必須研究更長遠的人口政策,才是治本之道。

 

Google香港:本港互聯網經濟預期達千四億

June 1, 2011 Leave a comment

(文章刊於六月份《滬港經濟雜誌》,下文乃原文版本。)

Google香港發表研究報告,指互聯網佔香港經濟活力有重大貢獻,亦肯定了香港先進數碼城市的國際地位。2009年,香港的互聯網經濟約為九百六十億港元,佔本地生產總值約百分之六,報告預期受惠於移動裝置及網絡購物服務持續增長,香港的互聯網經濟將於2015年躍升至千四億港元。

香港互聯網經濟主要由互聯網消費、電子商貿和出口互聯網相關硬件組成,政府的數碼基建投資及開放的互聯網政策功不可沒,當中最為重要的是香港世界級的寬頻速度,其寬頻滲透率位列全球第六。在雲端時代,發展數碼經濟是資訊及通訊科技發展的重要策略,政府表示將致力推動電子商貿及發展數據中心,向市民提供電子化公共服務,亦會加強教育消除數碼鴻溝。

上網購物在香港方興未艾,團購網站已推動了更大的消費浪潮,加上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當道,帶動手機上網和下載付費軟件的利潤。香港人不抗拒使用互聯網消費,對經濟發展是絕佳好事,但必須警覺的是中國社會科學院的《2011年中國城市競爭力藍皮書:中國城市競爭力報告》指出,香港競爭力優勢不再,尤其科學競爭力及基建發展緩慢。社科院亦認為香港要促進科技創新,例如成立科技發展局。這個觀點和香港資訊科技界一致,香港的科技創新由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處理,單以架構名稱已可見科技創新在當中的分量。因此,香港政府要真正發展互聯網經濟,必須重整對資訊科技的熱誠及尊重,首先是讓社會意識到我們已來到互聯網時代。

香港的互聯網經濟若單憑消費支撐,而沒有服務供應,便會不斷使用外國的服務。以購物網站為例,港人使用淘寶、GMarket等網站的人數越來越多,對刺激本土消費並沒有幫助。業界認為,不少中小企其實仍未意識到網絡的商機潮流,所以沒有抓住機會,發展更多的網絡平台或服務。其實互聯網經濟不單可以延續香港在金融及經濟方面的優勢,更有機會協助本來前途暗淡的行業重整旗鼓。舉個例,平板電腦橫空出世,令電子書和電子雜誌變成了潮流寵兒,不少傳媒紛紛利用這個機會投資,開發出一個又一個的商機。政府應當思考如何支援不同行業應對日新月異的發展,最為明顯的是網絡安全的問題。

網絡安全是企業及使用者都要關注的問題,例如早前鬧出行動電話未經授權而輸出用戶位置、或者是社交網站洩漏用戶資料的新聞,在香港未見廣泛討論,政府在此便有責任推廣網絡保安的重要。互聯網經濟發展越來越快,若能把握勢頭,定可創造一個新高峰,否則只會變成香港的另一個弱點,反過來流失更多商機。

中產的發聲練習──步出沉默

February 19, 2011 Leave a comment

政府財政預算案公布在即,這個季節的香港都是千瘡百孔,草根階層收入應付不到高漲物價,中產階級一如以往被政府剝削,高收入人士則不用發聲,因為政府不敢動他們的汗毛。然後是政府要審慎理財,所以不會派糖,只是如常思考整頓稅制,當然最後就會不了了之。事實上,雖然香港經濟似有復甦,但社會氣氛還是死氣沉沉,中產怨氣一直不低,林貢欽於BBC中文網投稿《香港中產階級需要自己的代言人》,指出香港中產得不到政府照顧,需要有自己的政治代言人,關注這群為香港默默耕耘的中堅,的確點出事實。可是,文章把中產的苦況解讀為支持功能組別的理據,又以社會民粹當道來論證香港的衰亡不遠,筆者認為值得商榷。

誠如林先生所言,中產需要醫療保障、教育資助,他們也該有妥善的退休計劃,而中小企則應有良好的營商環境。政府多年來提出的政策,不少和上述幾項關係密切,但中產得不到照顧,議員也未能為民請命,這是政府政策庸碌而政客無力履行競選承諾。如果問題只是政策在中產與草根階層角力,政客倒是容易處理,因為在不同議案幫助各階層選民,對各家都有交待。可是,政府近年推出的政策問題多多,即使是表面上受惠的草根階層,政策也幫不了多少。舉例說,醫療保險的「受惠者」不包括門診,亦會限制使用的藥物;香港的教育政策由母語教學到副學士,也是一視同仁地誤人子弟。政客不是只幫草根階層,而是若拿他們的個案也改變不了官員的想法,以中產作例子則更沒有說服力,畢竟草根階層不是不用交稅,而是他們「享受」了政府福利後,仍不足以應付生活,他們還是沒有能力交稅。因此,不應把草根和中產對立。

如果打中產旗號招徠的政黨政客,要了中產的票,卻沒有為中產謀福利,那麼功能組別的議員又會有怎樣的分別?他們可不是中產投票選出,其選民數量與議席權力固然不成比例,選民的投票也有團體票和個人票之分,如果政客會為選票而犧牲某些選民,中產也是他們不錯的選擇,委任議員更理所當然地效忠政府。我們看看因分組點票機制而被功能組別否定的議案,其中出現了幾次的公平競爭法,是為中小企改善生存環境的法案。再者,若果要求政府分配資源要公平,總不能另一邊廂捍衛最不公平的功能組別議制吧。然而,真正服務中產的議席確實處於真空狀態,所以近來冒起了幾位專攻中產的獨立議員,還有新政黨如新民黨、經濟動力,筆者絕對認同沉默的中產應該站起來,用雪亮的眼睛為他們打分。

由是觀之,政府推出的政策質素欠佳才是問題核心,其理財哲學亦為人詬病。林先生提到的高鐵和亞運,兩個項目都牽涉巨額款項,民間組織批評政府的高鐵方案,是經過詳細的資料搜集,當中有專家參與,能夠隨時和官員辯論;至於申辦亞運議案,政府所宣揚的推動體育發展、有利國際形象都是虛無飄渺,難以用霎時感動去說服議員通過方案。社會有權力問清楚公帑是否用得其所,有根據的質詢是公民參與而非民粹主義,反而確保中產繳的稅沒有白花,就算要感到羞恥,也該是被問得面紅耳熱的政府。筆者認為,根本的問題是政府施政千瘡百孔,上述所論並非把所有問題推卸到官員身上,而是整個決策思維出了問題,這些很多評論前輩已經常談及,在此不贅。話說回來,市民參與政治正是公民社會一個特徵,也多得社會不同的聲音,政府才不能強硬通過無道無能的政策,要聆聽市民意見。其實這正告訴沉默的中產,是時候站起來,因為要真正的維持穩定,必先時刻監策政府的質素,否則當反對的人都被滅音,而你變成被強拍逼遷的主角時,便再沒有人站在你的身邊。

時光不會被浪費

February 17, 2011 Leave a comment

華爾街日報中文網的劉罡先生於16日撰寫文章《為什麼不是“師生如父子”?》,提及「現行的學校教育體制不是把機會給予學生,而是給予了人類社會;它表面上是為學生提供多種可以適應未來就業需要的機會,實際上是在以犧牲學生的個人發展機會為代價,使社會在發現那些能促進人類整體進步的尖端人才時盡可能提高成功幾率」,令很多「一輩子根本用不到高中物理知識的人白白坐在那裡陪太子讀書」,並以麋鹿群類比,概嘆「我們本來以為人類社會早已進入了充分鼓勵個體實現自我價值的發展階段,但暮然回首,卻發現我們沒準依然還是鋼筋水泥叢林裡的一群動物」。誠然,不少在校園學習的知識可能一輩子也不會用上,但若以此總結為虛耗光陰,則值得商榷。

到市場買橙用不了微積分,給孩子說故事也不會說希特勒。除了語文課,其他的知識也活像為大學課程舖路。若果中學畢業投身社會,學生既無謀生技能,亦無高學歷證明,於是只可從事低技術工作,例如快餐店服務生、運輸工人。的確,學校教育並不如職業訓練場,可是教育更不只是訓練技術,而是啟發民智,亦即是學習如何思考、整理,還有確立一套道德價值觀。

舉個例,高中物理課程重點是教導學生使用方程式及思考問題的步驟。解答力學的題目首先要認清哪個是主體,哪些是外力,把問題核心隔離,然後把學習過的公式想一遍,看看哪個工具可以使用,過程要確保小心安全,就像要謹慎處理不同的數學單位一樣。這種解決問題的技巧,筆者相信無論是當司機還是教師也有用處,對成年人來說這些都是常識,但常識正是應該在學校學習的東西,透過不斷操練去學習。或許學生不會成為愛因斯坦,不過學到這些思維邏輯,總說不上是白白浪費時間陪太子讀書。至於劉先生所談的技藝,學校教育確實不能賦予,不過它需要時間累積經驗,而且學習基本功也不用太久。從前香港也有工業學院和職業先修學校,相比學習語文和數學,考獲技術執照需要的時間實在短得多。

何況即使大學畢業,也難保不會成為失業大軍。在香港不計醫學法律,讀文史哲和理工科,畢業後往往前路茫茫,修商科的情況好一點,但這和思維模式和教育是否實用無關,而是社會人力市場結構的問題。相比謀生的手藝,學生更需要學習待人處事,這幾天香港有一則新聞鬧得熱哄哄,就是一位統計學碩士生失業良久,曾有二百次面試失敗的紀錄,他就是不懂如何在社會生活,如何和人接觸,這看來是學校沒有教的事情。可是,社交技巧應從朋輩相處獲取,這正是設立學校的原因。真正的畢業是學習課程背後的思考方法,在學期間與人相處的技巧,並由所見所聞建立一套道德價值觀,至於價值觀是激進抑或保守,便是個人際遇。因此,與其認為學校教育是浪費時光,倒不如說學校未能成功令學生領悟背後的理念,甚至進一步審視教育部門如何塑造下一代的意識形態。如果由此出發,總結大部份的學校只是依循相同課程教授,要求學生看指定的書、讀固定的文章,是扼殺學生實現自我價值,筆者是認同的。

然而,當社會步向知識型經濟,很多手藝也在被機器取代,或由儀器協助的時候,還只強調手藝的重要,甚至忽視高程度教育的理念,卻是一種筆者難以苟同的退步。

Categories: 網上評論 Tags: ,

免費時代不會告終

February 8, 2011 Leave a comment

(文章刊於《香港商報》2011年2月8日)

內地網站VeryCD的音樂影視頻道悄然關閉,引來網民極大回響。隨着土豆、優酷等線上視頻網站停播版權錄像,很多人擔心享受免費影音的時代即將告終,而網絡世界將進一步變成資本主義的演練場,再沒有免費午餐。

誠然,中國要真正踏進世界舞台,必須在保障知識產權方面有所行動,免費影音網站停播版權錄像是意料之內,只是沒有想到這天來得如此之快。其實,網絡常見的營銷方法是以免費招徠,當規模慢慢擴大後才收費,這已成為互聯網的運作模式,關鍵是何時要付費,價錢是多少。事實上,即使免費下載當道,仍有很多人願意付費支持創作。

如果免費時代告終,確實可為版權持有人帶來一筆收入,不過習慣免費享受,突破收費限制的動力便更大。網絡力量強勁,例如內地網民懂得「翻牆」瀏覽境外網站,在WinMX下載被打的時候冒起了BT、Foxy等軟件,今天免費影音網站倒閉,明天也會有新的方法繼續侵權。

香港的娛樂界一直關心版權問題,從翻版碟到非法下載,他們呼喊支持正版的口號從未停止。現在他們漸漸轉變經營模式,甚至有歌手自己把歌曲上載至分享網站,然後靠開演唱會、拍電視劇、出席各類活動賺錢,出唱片只是仍然生存的證明,和印制名片沒有分別,成本亦當作宣傳費用。因為大家心照不宣,這些侵權行為的確提高了電影、歌曲的滲透率,亦讓經理人知道市場口味,更容易選擇捧哪個新人。無論如何,當內地進入版權改革後,這種經營模式的改變可以延伸出什麼,才是最有趣的事情。

如果影音娛樂必須購買,首先看到的不是娛樂公司獲利,而是電影音樂的流通量大跌。畢竟市民購買力有限,隨身聽和智能手機的需求也會大減。因此,無論是蘋果、Google等大公司補貼,還是內容提供者自行減價甚至不收費,免費時代還是不會終結的。

上述那些走向正版化的內地視頻網站可能會變成電視台,付費用家可以看到最新的高清電影,免費用家只能看到低畫質和比較舊的作品。換句話說,網絡世界也開始形成社會階級,但其流動性極高,只要你願意付費便可以向上流動,然後各個網站競爭的是如何把價錢降到最低。

可是最有可能還是非法下載強勢回歸,甚至是把網站轉到一些版權意識依然薄弱的國家和地區,侵權行為繼續無日無之。或者網民所謂的「分享是美德」扭曲了商業時代的倫理,但在共享已成習慣的虛擬世界,打倒資本主義可以是正義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