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書籍出版’ Category

雙規

September 12, 2010 Leave a comment

(結集於《通識詞典 5》)

香港人對「雙規」這個詞語不太熟悉,其實它最早出現於1994年頒布的《中國共產黨紀律檢查機關案件檢查工作條例》,當中第二十八條第三款解釋了它的含意:「要求有關人員在規定的時間、規定的地點就案件所涉及的問題作出說明」。

雙規的歷史與發展
雙規源於19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國貪腐情況嚴重,國內檢察機關需要一種特殊的組織措施和調查手段去查辦案件,「雙規」、「兩指」應運而生。其實兩者是相類近的東西,雙規是1994年的黨內條例,由共產黨紀律檢查機關執行;兩指是雙規的進化版,自1997年5月寫入一般法律條文,由人民政府監察機關行使,舉凡調查違反行政紀律的嫌疑人員,也可使用。

雙規是非正式而且先於司法程序的黨內措施,主要針對高級黨政人員,執行於檢察機關調查之前。透過類似軟禁的方式,限制了黨員的人身自由,同時進行內部審查,被雙規的高級黨員通常都要下台和接受法律的審判,所以它可說是內地查處貪腐官員的屠龍寶刀。過去比較著名的雙規例子,是涉及遠華案的海關總署原副署長王樂毅。曾擔任地方紀委案件檢查室主任的內地學者李永忠,曾撰文解釋雙規的實際情況,他形容「『雙規』下的生活和『非典』隔離有類似之處。被調查對象與調查組人員同吃同住,惟一不同的是『雙規』人員與外界的聯繫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

兩指和雙規最大分別,在於兩指不允許行使機關拘禁或變相拘禁嫌疑人員,但兩者都可以限制被調查者與外界聯繫,這是相當重要的。限制被調查者的資訊自由,令調查活動變得神秘,其實這樣做的用意,在於讓被調查者不知道自己所犯過的違法事情哪些已被揭發,哪些已經證據確鑿,這種資訊不對稱會方便辦案人員從證據、政治、心理各方面搜集破綻,處於必然優勢,成功入罪起訴的機會亦會大大提高。

雙規被扭曲使用的情況
雙規這種權力顯然容易被濫用,因此政府亦對此調查手法定下各種限制。行使機關不能隨意使用雙規和兩指調查嫌疑犯,只有掌握基本證據,而且該紀律檢查機關有一定級別,才有權批准、使用,而時間和地點都有具體規定。然而,有批評者指出雙規未能達到其反貪的原意,反而造成國內司法腐敗,因為此舉在體制上架空了公檢法,讓司法機關在某些程序後才為黨國服務,亦即是舉凡中共黨員被揭發貪贓枉法,先啟動調查機制的是中共紀檢機關,而非公安和司法機關,直至前者發現黨員觸犯刑律,才適時將案件移交司法機關,否則司法機關和公安只是擔當調查中提供證據的角色。於是乎,這個先於法制的措施便完全變成為某個利益集團服務、個人整肅政治異己的有效手段。

有這種「逼害論」,大概是因為出現了一班被調查過,但沒有被雙規下台、入罪的人,他們雖然免卻牢獄之災,但可說是有了案底,政治生命已可宣佈結束,身心是飽歷折磨。因為他們之所以被調查,有的可能是源於政治對手寫匿名信的誣告,也有的夥同中紀委內部相熟人員,按要求主動提供的栽贓素材,這些政治陷阱無日無之。因此一旦有案底,隨時隨地都可能被打入地獄。

成立內地廉署並不可行
既然雙規是打正旗號肅貪倡廉的措施,但又有遭到濫用的機會,為何內地不參照香港聞名國際的廉政公署模式?今天的中國領導人有當年港英肅貪的決心,而當年香港的貪污亦是相當嚴重,看來兩個情況非常相似,但當中最大的分別是香港當年是殖民地,廉政專員由港督指派,在較為精簡的系統,成立獨立部門便足以和貪污的官員、警察保持距離;今天若果內地成立廉署,直接由國家主席指揮,按理也會由國務院指派官員擔當廉政專員,然而內地晉身官場的路本已是黑幕重重,官員之間的關係千絲萬縷,難以做到中立持平,卻更容易成為權力爭鬥的武器。因此,新增一個單位負責處理貪污事件,不但會是一個肥缺,更會成為重要的權力角力場。如果由一個非官員出身的人擔任廉政專員,首要應付的是龐大官僚體系的反抗,就像當年香港廉政公署遭到香港警察的對抗一樣。

即使幸運地解決這道世紀難題,內地貪污程度也實在太嚴重,若果把所有貪污集團消滅,最有可能是徹底衝擊內地的官員體系。當年香港最後要特赦1977年之前的賄賂案件,才能保持警隊的完整及警察的軍心,但此舉大損廉署的士氣。當年廉署面對的只是千多名的香港警察,但今天中國的官僚體系更為龐大,所遇見的壓力及反抗將會更加利害。因此,把廉政公署模式移植到內地將更難成功。

要成功解決內地的貪腐問題並非容易的事,除了雙規兩指這些特殊手段,中國領導人多次在不同場合強調反貪工作的重要性,內地的反貪局也借鑑了很多香港廉署的經驗,可是中國第一任反貪總局局長羅輯指出,反貪局資金不足,國內的機構設置體制亦不合理,因此反貪局未能像廉署一樣發揮關鍵作用。更諷刺的是,在2009年6月山西省繁峙縣檢察院副檢察長、反貪局局長穆新成亦被雙規,估計其財產高達二億元。連反貪局長亦因貪污而被雙規,看來中國要徹底肅貪倡廉,還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

延伸閱讀

1. 《雙規前後》,海舟著。明鏡出版社,2009。
2. 〈揭開「雙規」的朦朧面紗〉,李永忠。
3. 《紀檢專題研究文論選輯》,浙江大學出版社,2006。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書籍出版 Tags: , ,

海歸

September 12, 2010 Leave a comment

(結集於《通識詞典 5》)

「海歸」這個詞語在中國相當流行,也有人戲稱為「海龜」。顧名思義,它指的是一班從海外學成歸國的人。其實海歸和留學生分別,除了後者不一定回國發展,還可以有更深一層的意義,海歸派留學的國家都是比本國先進,故此可以把學習到的經驗回饋本國。於是乎,海歸派才有高人一等的感覺,情況就好像香港社會也有「浸過水的人比較優秀,見識亦是土生土長的學生所不及」的講法。

海歸的歷史與發展
中國第一個海歸派,相信是清代的容閎。他於1850年入讀美國耶魯學院,畢業後返國提出把西方文明引入中國。後來在曾國藩、李鴻章支持下成立駐洋肄業局,保送一百二十名幼童留學美國,他們都對現代中國發展有重大貢獻,當中包括我們熟悉的中國鐵路之父詹天佑、外交官唐紹儀。自此以後,往來中外的留學航道絡繹不絕。在中國近代史大名鼎鼎的,例如孫中山、蔣介石、鄧小平都是海歸派,他們改良了當時的技術,也衝擊舊有的思想體系。

過去海歸派如嚴復把西方的重要思想和學術整理,系統地把社會學、政治學、自然科學等知識介紹到中國,又翻譯了《天演論》、《原富》、《群學肄言》等多部經典。但是,今天的海歸帶回國的僅僅是技術或管理技巧,沒有改良國內政制法治的理想和抱負,這是令人遺憾的事。

美國智庫布魯京斯學會曾以「海歸現象」為題舉行研討會,指出了中國海歸派的發展:從晚清到民國的階段,亦即是前文所提到的「海歸」,他們扮演著「革命者」的角色,引入外國的發明、思想建設祖國;到了中共建國初期,海歸帶回來的技術應用在工業化和現代化兩方面,大大加快了中國崛起的進程;今天適逢改革開放、經濟起飛的勢頭,這一批新海歸的作用在於協助中國參與全球化進程。

海歸的概念重點
我們不難發現海歸和國家發展有密不可分的關係,而事實上「海歸」所隱含的概念是本國的教育及技術仍未足夠,需要專才到外地進修。於是,出國留學學生的數量和學生回歸本國的人數,正正是國家發展速度和態度的指標。

過去十年,內地教育和生活水平提高,「海歸」人數大幅上升。2008年中國有接近十八萬的留學生,有九成學生是自費出國的;而中國近年高速發展,求才若渴,亦需要海歸擁有的外國視野及先進技術,因此近年有不少吸引人才回國的計劃,致力建立海外人才回國的「绿色通道」,包括2007年的《留學人員回國工作「十一五」規劃》、有千人計劃之稱的「國家海外高層次人才引進計劃」,提供了諸如一系列優惠去吸引留學外國的尖子回歸本國,加快金融、科研等不同機構的發展。每年舉辦的國際人才交流大會讓企業展示吸納海歸的大計,2010年的大會主題是「人才改變世界」,探討金融危機後人才流動的新格局。這類吸引人才的活動近年如雨後春筍,不勝枚舉。

但是,願意歸國建設的學生其實不算很多。改革開放後,三十年來中國出國留學生超過一百六十萬人,但學成回國的不足三分之一;前文引述2008年的數字,十八萬留學生當中亦只有約七萬人回國發展,卻已比前一年增長了約五成半。這個現象當然表示了中國學生在外地受到重視,也收到條件優厚的聘書,不用回國找尋機會。另一邊廂,亦表示了回到中國的誘因不及過往,可能是留學生希望在國外開拓人生,可能是內地政治環境未如人意,也可能是發展機遇仍然不足夠。否則內地不會在「海歸」熱潮中冒起「海待」這個字眼。

從「海歸」衍生出來的「海待」
雖然海歸留學的國家都比本國好,但畢竟個人素質所限,部份海歸的能力並不比本國學生優勝。隨著自費學生越來越多,留學生其實不一定是出類拔萃,這情況在香港也很常見。於是,海外學生歸來並非找到工作的保證。即使海歸是真材實料的能力佳、見識廣,但若只追求高薪厚職,不願放下身段從較低的職位做起,仍有可能未能就業,「海待」這個字眼便應運而生。

被戲稱為「海帶」的海待,即是在家待業的海歸。除了因為不了解就業市場,海待的出現還有其他原因,例如學生留學時沒有目標,回來時未能成為某一方面的專家,畢竟仍處於發展階段的中國社會,比較需要專才而非通才;海歸亦可能習慣了外國文化,反而未能即時融入中國各級單位。

「海歸」和「海待」的啟示
每個國家也有留學生,也必定有過海歸回國建設社會。那麼中國的海歸有何特別之處?其實談中國的海歸現象,是處理當前熱烈討論的中港融合關鍵概念。

越來越多人北上發展,人力資源機構紛紛指出青年人不應該介意中港兩邊走,甚至以內地市場為基地。香港大學生北上求職,面對的競爭者包括一眾海歸人士,而且擁有相同的心理關口,即是也是其實本質上和海歸情況十分類似。首先是內地市場的薪酬仍比香港低很多,香港人能否適應數千元的月薪是第一個挑戰。這不同於內地留學生不願放棄外國的高薪厚職,而是拿著每月數千的月薪,是否足夠在內地生活、給父母家用,以及償還那大學生的原罪──專上教育貸款計劃?

其次就是和內地學生的程度差異。如果香港學生視北上發展為最後出路,或者因為認為自己能力不足而回內地尋找工作,這是錯誤的想法。因為海歸現象告訴我們,內地的教育和生活水平不斷提高,香港人相對內地求職者其實沒有多少優勢,而且不適應內地工作文化更是一個弱點,說不成還會成為另一位海待人士。

中港融合是香港的重點發展方向,人才流動則是融合過程的關鍵。事實上,香港人甚至不能自視為海歸,因為他們不是內地教育系統走出來,其身份是介乎在海歸與外國專才之間。因此,年青人北上發展之前,應該擔心的不是當地生活條件、娛樂設施,而是自己是否已準備好和內地更多的人競爭更低薪的職位。

延伸閱讀:
1. 《海歸 : 中西文化衝擊波 》,周熾成著。中山大學出版社,2007。
2. 《建國初期留學生歸國紀事》中國文史出版社,1999。
3. 《海歸時代 : 中國海歸精英大視野》,王輝耀著,中央編譯出版社,2005。

Categories: 書籍出版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