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Posts Tagged ‘滬港經濟雜誌’

「披露易」遭到駭客入侵

October 1, 2011 Leave a comment

(文章刊於十月份《滬港經濟雜誌》,下文乃原文版本。)

香港交易所輆下網站「披露易」遭到駭客入侵。八月十日開始,「披露易」連續三天受到海外個人電腦干擾,惡意製造大量流量,令系統因過於繁忙而癱瘓。這個由港交所設立的網站,讓發行人、上市公司主要股東、董事分別按相關條例向公眾披露資訊,同時也是香港交易所發出有關監管主板及創業板上市公司訊息的渠道,例如除牌程序及停牌公司的報告便是由它去發放。

這個系統是為了令投資大眾更方便用網絡瀏覽、查找發行人資訊,進一步提升市場發佈這類資訊的整體表現及服務水平。據港交所發言人的說法,後來被拘捕的駭客並沒有成功攻擊交易系統,數據庫的資料亦沒有被改動過。不過港交所當時為公平起見,停止買賣七隻股票及其牛熊證、窩輪等衍生工具。一眾炒賣「即日鮮」的投機人士要冒著很大風險持貨過夜,一旦隔日股市低開,便會招致極大虧損。可以想像,市場普遍不滿港交所因網頁故障而停止交易的做法。

眾所周知,國防部、交易所、銀行的電腦網絡是常常遭受攻擊的系統,它們每分每秒都被試探,系統安全一旦做得不好,便會引起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當然,再完善的系統都會有被攻破的一天。今年一月,歐盟的碳排放交易所受到駭客入侵,竊取價值三千萬歐元的碳排放額度,交易所要停市一天以堵塞漏洞;二月,美國納斯達克交易所的企業董事會文件儲存系統亦告失守,需要司法部門介入調查。其實,值得關注的不是如何打造為交易系統打造銅牆鐵壁,而是當問題發生後,應該如何善後。

這次港交所最令人驚奇的,是種種不合理的善後機制。舉例說,事情發生後大家立即問,為何不能啟動後備系統,而要直接停牌?港交所的答案竟然是後備系統和主要系統相同,因此啟動後備系統,並不能即時解決問題。相比港交所的主交易系統,「披露易」的重要性自然有所不及,不過當它的故障能夠影響市場的實際買賣,便不能掉以輕心。香港立法會議員莫乃光認為,交易所的資訊比較敏感,往往不會公開相關系統的保安資料,但這次事件顯出黑客所知已足夠為所欲為,要挽回公眾的信心,交易所必須向公眾披露更多資訊。

港交所當然明白這次事件對其形像,以至將來發展有深遠影響。於是在九月旋即宣佈設立新的公告板,即使「披露易」將來再受干擾而停止服務,也會有新的停牌安排,例如若公告是投資者預先知悉的業績公告,則證券交易毋須停牌;至於如果等待刊發的資料屬突發、敏感,則須要停牌。港交所表示,甚至會研究是否需要改動現行的停牌政策。其實,金融市場是香港的命脈所在,精英如雲,我們從來不用擔心相關人士的能力,只是要做到杜絕微小的疏忽,確保交易系統的長期穩健,則絕對是一項艱鉅的挑戰。

Advertisements

內地孕婦產子問題

June 1, 2011 Leave a comment

(文章刊於六月份《滬港經濟雜誌》,下文乃原文版本。)

近年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數量大增,嬰兒可享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對不少內地居民來說當然具吸引力,另一邊廂,香港出生率全球最低,每一千人只有不足八個新生嬰孩,而平均壽命則位居全球第二,社會人口結構失衡,內地孕婦帶來的新生命,正正幫助了香港紓解人口結構這潛在炸彈。

可是,內地孕婦越來越多,令公私營醫療體系出現危機,去年父母均來自內地、卻在港出生的嬰兒數量多達三萬二千名,佔整體出生人數三成六,使公立醫院產科應接不暇;私營醫院因此而門庭若市,有「生仔醫院」之稱的浸會醫院過往曾發生初生嬰兒骨折及孕婦產後死亡,該院去年有一萬二千多名嬰兒出生,由五名駐院專科醫生負責約八成個案,其餘由掛單的私家醫生接收。浸會醫院的產子個案比其他私立醫院多出一倍,輿論紛紛質疑其服務質素,加上私立醫院設備並不足夠,例如沒有初生嬰兒深切治療床位,當嬰兒出現緊急狀況,往往需要送交公立醫院,而公立醫院長期爆滿,是否可以及時應對,使嬰兒得到適切治療,也是未知之數。更重要的是,產子個案過多甚至影響了本地孕婦的床位供應,情況令人相當憂慮。

追根溯源,內地孕婦的問題源於政府過於信賴自由市場,沒有規管及幫助醫療體系,除了大量產子個案令公立醫院吃不消,私營醫院亦不斷向公立醫院挖角,變相使公立醫院婦產科人手更不足,雪上加霜。另外,內地孕婦帶來的新生命,正解決了香港的人口結構困境。據政府統計署預測,約二十年後香港六十五歲以上的人口將達四分一,十五至六十四歲人口不足六成半。六十五歲是香港的法定退休年齡,換句話說,社會要應付接近三分一人口的福利開支,可以預期這將成為沉重的社會負擔。然而,內地產子個案激增帶動,令香港嬰兒出生數字在七年間從四萬六千多名上升至八萬二千多名,增幅接近一倍。

明顯地,內地孕婦來港產子對香港是一柄雙刄劍,一方面解決了社會長遠結構隱憂,另一方面卻引發當前醫療資源分配的爭論。有見及此,特區政府公布對策,例如讓本地產婦優先得到婦產科床位、增聘護士紓解人手不足、提高婦產科收費,亦會考慮維持公立醫院不接收父母均非香港人的產子個案。政府未有進一步定立每年的內地產子個案接收量,是由於要考慮不同年份的出生率,以此取得平衡,既可保障本地孕婦福利,又可以穩定社會發展,並確保醫療體系運作正常。

隨著內地人民生活條件改善,可以預期來港產子的人數會越來越多,單從增聘人手及提高收費等方面著手只是治標之法,必須研究更長遠的人口政策,才是治本之道。

 

Google香港:本港互聯網經濟預期達千四億

June 1, 2011 Leave a comment

(文章刊於六月份《滬港經濟雜誌》,下文乃原文版本。)

Google香港發表研究報告,指互聯網佔香港經濟活力有重大貢獻,亦肯定了香港先進數碼城市的國際地位。2009年,香港的互聯網經濟約為九百六十億港元,佔本地生產總值約百分之六,報告預期受惠於移動裝置及網絡購物服務持續增長,香港的互聯網經濟將於2015年躍升至千四億港元。

香港互聯網經濟主要由互聯網消費、電子商貿和出口互聯網相關硬件組成,政府的數碼基建投資及開放的互聯網政策功不可沒,當中最為重要的是香港世界級的寬頻速度,其寬頻滲透率位列全球第六。在雲端時代,發展數碼經濟是資訊及通訊科技發展的重要策略,政府表示將致力推動電子商貿及發展數據中心,向市民提供電子化公共服務,亦會加強教育消除數碼鴻溝。

上網購物在香港方興未艾,團購網站已推動了更大的消費浪潮,加上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當道,帶動手機上網和下載付費軟件的利潤。香港人不抗拒使用互聯網消費,對經濟發展是絕佳好事,但必須警覺的是中國社會科學院的《2011年中國城市競爭力藍皮書:中國城市競爭力報告》指出,香港競爭力優勢不再,尤其科學競爭力及基建發展緩慢。社科院亦認為香港要促進科技創新,例如成立科技發展局。這個觀點和香港資訊科技界一致,香港的科技創新由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處理,單以架構名稱已可見科技創新在當中的分量。因此,香港政府要真正發展互聯網經濟,必須重整對資訊科技的熱誠及尊重,首先是讓社會意識到我們已來到互聯網時代。

香港的互聯網經濟若單憑消費支撐,而沒有服務供應,便會不斷使用外國的服務。以購物網站為例,港人使用淘寶、GMarket等網站的人數越來越多,對刺激本土消費並沒有幫助。業界認為,不少中小企其實仍未意識到網絡的商機潮流,所以沒有抓住機會,發展更多的網絡平台或服務。其實互聯網經濟不單可以延續香港在金融及經濟方面的優勢,更有機會協助本來前途暗淡的行業重整旗鼓。舉個例,平板電腦橫空出世,令電子書和電子雜誌變成了潮流寵兒,不少傳媒紛紛利用這個機會投資,開發出一個又一個的商機。政府應當思考如何支援不同行業應對日新月異的發展,最為明顯的是網絡安全的問題。

網絡安全是企業及使用者都要關注的問題,例如早前鬧出行動電話未經授權而輸出用戶位置、或者是社交網站洩漏用戶資料的新聞,在香港未見廣泛討論,政府在此便有責任推廣網絡保安的重要。互聯網經濟發展越來越快,若能把握勢頭,定可創造一個新高峰,否則只會變成香港的另一個弱點,反過來流失更多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