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Posts Tagged ‘網絡社會’

Google香港:本港互聯網經濟預期達千四億

June 1, 2011 Leave a comment

(文章刊於六月份《滬港經濟雜誌》,下文乃原文版本。)

Google香港發表研究報告,指互聯網佔香港經濟活力有重大貢獻,亦肯定了香港先進數碼城市的國際地位。2009年,香港的互聯網經濟約為九百六十億港元,佔本地生產總值約百分之六,報告預期受惠於移動裝置及網絡購物服務持續增長,香港的互聯網經濟將於2015年躍升至千四億港元。

香港互聯網經濟主要由互聯網消費、電子商貿和出口互聯網相關硬件組成,政府的數碼基建投資及開放的互聯網政策功不可沒,當中最為重要的是香港世界級的寬頻速度,其寬頻滲透率位列全球第六。在雲端時代,發展數碼經濟是資訊及通訊科技發展的重要策略,政府表示將致力推動電子商貿及發展數據中心,向市民提供電子化公共服務,亦會加強教育消除數碼鴻溝。

上網購物在香港方興未艾,團購網站已推動了更大的消費浪潮,加上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當道,帶動手機上網和下載付費軟件的利潤。香港人不抗拒使用互聯網消費,對經濟發展是絕佳好事,但必須警覺的是中國社會科學院的《2011年中國城市競爭力藍皮書:中國城市競爭力報告》指出,香港競爭力優勢不再,尤其科學競爭力及基建發展緩慢。社科院亦認為香港要促進科技創新,例如成立科技發展局。這個觀點和香港資訊科技界一致,香港的科技創新由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處理,單以架構名稱已可見科技創新在當中的分量。因此,香港政府要真正發展互聯網經濟,必須重整對資訊科技的熱誠及尊重,首先是讓社會意識到我們已來到互聯網時代。

香港的互聯網經濟若單憑消費支撐,而沒有服務供應,便會不斷使用外國的服務。以購物網站為例,港人使用淘寶、GMarket等網站的人數越來越多,對刺激本土消費並沒有幫助。業界認為,不少中小企其實仍未意識到網絡的商機潮流,所以沒有抓住機會,發展更多的網絡平台或服務。其實互聯網經濟不單可以延續香港在金融及經濟方面的優勢,更有機會協助本來前途暗淡的行業重整旗鼓。舉個例,平板電腦橫空出世,令電子書和電子雜誌變成了潮流寵兒,不少傳媒紛紛利用這個機會投資,開發出一個又一個的商機。政府應當思考如何支援不同行業應對日新月異的發展,最為明顯的是網絡安全的問題。

網絡安全是企業及使用者都要關注的問題,例如早前鬧出行動電話未經授權而輸出用戶位置、或者是社交網站洩漏用戶資料的新聞,在香港未見廣泛討論,政府在此便有責任推廣網絡保安的重要。互聯網經濟發展越來越快,若能把握勢頭,定可創造一個新高峰,否則只會變成香港的另一個弱點,反過來流失更多商機。

免費時代不會告終

February 8, 2011 Leave a comment

(文章刊於《香港商報》2011年2月8日)

內地網站VeryCD的音樂影視頻道悄然關閉,引來網民極大回響。隨着土豆、優酷等線上視頻網站停播版權錄像,很多人擔心享受免費影音的時代即將告終,而網絡世界將進一步變成資本主義的演練場,再沒有免費午餐。

誠然,中國要真正踏進世界舞台,必須在保障知識產權方面有所行動,免費影音網站停播版權錄像是意料之內,只是沒有想到這天來得如此之快。其實,網絡常見的營銷方法是以免費招徠,當規模慢慢擴大後才收費,這已成為互聯網的運作模式,關鍵是何時要付費,價錢是多少。事實上,即使免費下載當道,仍有很多人願意付費支持創作。

如果免費時代告終,確實可為版權持有人帶來一筆收入,不過習慣免費享受,突破收費限制的動力便更大。網絡力量強勁,例如內地網民懂得「翻牆」瀏覽境外網站,在WinMX下載被打的時候冒起了BT、Foxy等軟件,今天免費影音網站倒閉,明天也會有新的方法繼續侵權。

香港的娛樂界一直關心版權問題,從翻版碟到非法下載,他們呼喊支持正版的口號從未停止。現在他們漸漸轉變經營模式,甚至有歌手自己把歌曲上載至分享網站,然後靠開演唱會、拍電視劇、出席各類活動賺錢,出唱片只是仍然生存的證明,和印制名片沒有分別,成本亦當作宣傳費用。因為大家心照不宣,這些侵權行為的確提高了電影、歌曲的滲透率,亦讓經理人知道市場口味,更容易選擇捧哪個新人。無論如何,當內地進入版權改革後,這種經營模式的改變可以延伸出什麼,才是最有趣的事情。

如果影音娛樂必須購買,首先看到的不是娛樂公司獲利,而是電影音樂的流通量大跌。畢竟市民購買力有限,隨身聽和智能手機的需求也會大減。因此,無論是蘋果、Google等大公司補貼,還是內容提供者自行減價甚至不收費,免費時代還是不會終結的。

上述那些走向正版化的內地視頻網站可能會變成電視台,付費用家可以看到最新的高清電影,免費用家只能看到低畫質和比較舊的作品。換句話說,網絡世界也開始形成社會階級,但其流動性極高,只要你願意付費便可以向上流動,然後各個網站競爭的是如何把價錢降到最低。

可是最有可能還是非法下載強勢回歸,甚至是把網站轉到一些版權意識依然薄弱的國家和地區,侵權行為繼續無日無之。或者網民所謂的「分享是美德」扭曲了商業時代的倫理,但在共享已成習慣的虛擬世界,打倒資本主義可以是正義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