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Posts Tagged ‘醫療’

內地孕婦產子問題

June 1, 2011 Leave a comment

(文章刊於六月份《滬港經濟雜誌》,下文乃原文版本。)

近年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數量大增,嬰兒可享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對不少內地居民來說當然具吸引力,另一邊廂,香港出生率全球最低,每一千人只有不足八個新生嬰孩,而平均壽命則位居全球第二,社會人口結構失衡,內地孕婦帶來的新生命,正正幫助了香港紓解人口結構這潛在炸彈。

可是,內地孕婦越來越多,令公私營醫療體系出現危機,去年父母均來自內地、卻在港出生的嬰兒數量多達三萬二千名,佔整體出生人數三成六,使公立醫院產科應接不暇;私營醫院因此而門庭若市,有「生仔醫院」之稱的浸會醫院過往曾發生初生嬰兒骨折及孕婦產後死亡,該院去年有一萬二千多名嬰兒出生,由五名駐院專科醫生負責約八成個案,其餘由掛單的私家醫生接收。浸會醫院的產子個案比其他私立醫院多出一倍,輿論紛紛質疑其服務質素,加上私立醫院設備並不足夠,例如沒有初生嬰兒深切治療床位,當嬰兒出現緊急狀況,往往需要送交公立醫院,而公立醫院長期爆滿,是否可以及時應對,使嬰兒得到適切治療,也是未知之數。更重要的是,產子個案過多甚至影響了本地孕婦的床位供應,情況令人相當憂慮。

追根溯源,內地孕婦的問題源於政府過於信賴自由市場,沒有規管及幫助醫療體系,除了大量產子個案令公立醫院吃不消,私營醫院亦不斷向公立醫院挖角,變相使公立醫院婦產科人手更不足,雪上加霜。另外,內地孕婦帶來的新生命,正解決了香港的人口結構困境。據政府統計署預測,約二十年後香港六十五歲以上的人口將達四分一,十五至六十四歲人口不足六成半。六十五歲是香港的法定退休年齡,換句話說,社會要應付接近三分一人口的福利開支,可以預期這將成為沉重的社會負擔。然而,內地產子個案激增帶動,令香港嬰兒出生數字在七年間從四萬六千多名上升至八萬二千多名,增幅接近一倍。

明顯地,內地孕婦來港產子對香港是一柄雙刄劍,一方面解決了社會長遠結構隱憂,另一方面卻引發當前醫療資源分配的爭論。有見及此,特區政府公布對策,例如讓本地產婦優先得到婦產科床位、增聘護士紓解人手不足、提高婦產科收費,亦會考慮維持公立醫院不接收父母均非香港人的產子個案。政府未有進一步定立每年的內地產子個案接收量,是由於要考慮不同年份的出生率,以此取得平衡,既可保障本地孕婦福利,又可以穩定社會發展,並確保醫療體系運作正常。

隨著內地人民生活條件改善,可以預期來港產子的人數會越來越多,單從增聘人手及提高收費等方面著手只是治標之法,必須研究更長遠的人口政策,才是治本之道。

 

Advertisements